2011活塞vs湖人:水沁其韻 華凝其神--評《揉碎江南煙水》

作者:陸嘉明來源:2017-08-02 10:56 書評描述圖書: 揉碎江南煙水

活塞vs雷霆 www.jmbqj.club 本文原載于 2017年05月31日 第19 版《 中華讀書報 》

水沁其韻 華凝其神

 

 

                                    

  水,江南這方土地的第一張詩箋。水啊,水!游弋千年古城不死的靈魂。

  江南煙水揉碎了。為了探尋水性靈動的詩情,為了“品嘗生活的不同況味”,更為了晶瑩人的純潔初心,照活人的精神生命,進而從歷史走向“永遠的現實”,走向永恒。

  于是,“從開辟鴻蒙到海禁大開的歲月里”,曾在江南行走和駐足的歷史過客絡繹奔赴而來,“曾經有”甚至于“未曾有”的現場歷歷呈現,栩栩如生。

  于是,靜泊時間裂罅間的舊夢一覺醒來,無論在正史里言歸正傳,還是在野史稗話中生發想象,都有了對歷史“重釋”的理由和可能。

  于是,單一的道德摹本暈染出情感的豐富色彩;純粹的價值訴求還原為原版的經典故事;冷峻的歷史評說飄逸著濃郁的人文情調;斑駁的人世萬象轉換成芊綿的哲學箴言……

  于是,一段云,一彎月,一出戲,一縷夢,一次奔逃,一紙契約,一扇桃花,一聲絕唱……一切的一,一的一切,悉在春秋流轉間,江南水意彌漫時,瞬即化為翩然紛飛的詩意象。從古吳文明的天空飄灑下來,在現代文化的高地升騰而上,閃閃爍爍照徹歲月滄桑,疏疏落落映現人間炎涼。

  至柔至剛的天然本性,至真至善的文化意蘊,至純至美的清醇韻味,在水美學和詩美學的相激相蕩之間悠然釋放,在“歷史的重釋”和詩性的訴說相磨相合之間渾然融凝。沒有沉實的學問境界和穩練的品操,斷然寫不出這般有血性,有骨頭,有靈魂的華美詩章。

  想不到兆基師年過八旬,人老了,目光不老,詩心不老。一手執文論,一手玩創作,步履勁健地在散文詩的叢林莽原開辟出一條新途。

  歷史與美學,以及傳統與現代的雙重視野,交織出寫實與寫意融為一體的粉本手卷。腹笥淵然而新見迭出,落筆秀逸而“墨瀋淋漓”,灑灑然玩出一抹斜陽的絢麗光暈,霎那間激活了油然而起的春風思緒,照亮了暮年歲月的詩意人生。

  有幸先睹為快,驚覺詩苑又一枝新葩乍然綻放。一沓詩箋常置案頭,不時誦讀心賞,每每吟到會心處,不由拍案叫好,一時難掩執戀之情,竟不顧眼疾復發目力遽退,興之所至隨即揮就洋洋灑灑一封長信,欣悅滿懷向兆基師匯報賞讀體會。興猶未盡,又曾于文友數度茶敘之際,即席背誦若干散文詩章節,在座者無一不對佳作嘖嘖贊嘆。

  我愛文學始于詩,深知作詩之難,突破更難。突破與否不敢說,然而那些“從歷史的縫隙之中”打撈出來的“不連續的斷片”,但經慧心的審視、睿智的辨析、文化的提煉、詩思的浸潤,即以別開生面的藝術表白,脈承詩詞曲賦的傳統薪火,意涉現代流派的一泓清流,淘洗史實揚棄清濁臧否人物痛說興亡,引經據典雜糅無間,一如叩響銹蝕斑斑的銅環,打開了千年封閉的門鎖,一步跨進蒼苔碎滿一地的深深庭院,驀地豁然開朗,驚喜不已:竹間水際的歷史迷濛消散了,代人隨意涂鴉或肆意踐踏的痕跡隱去了,時間疏忽的葳蕤景象復蘇了,為尊者諱為顯者隱抑或為卑者避為罪者解的種種誤讀和偏頗厘清了……無涯光陰沉重碾過的歲月終于綻放出生動的表情。有情歌者終于攀援上暮年創作的藝術巔峰。

  我深為感佩的是,重釋歷史,而讓歷史復活,待得人的覺醒,人性的復蘇,人,即能活在歷史里,活在真實里,活在美里。

  水沁其韻,華凝其神。賞讀這部散文詩集,唯覺意味深長,透心怡神,恰似三月春風,料峭乍歇吹面不寒柳色新;掩卷則又浮想聯翩,恍若莊周蝶夢,漫出內心世界的一片繁華。

《揉碎江南煙水:歷史的重釋》

秦兆基著

蘇州大學出版社2017年3月出版

定價3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