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塞vs湖人总决赛:來自故土的致意和祝福

作者:張一葦來源:2016-12-27 15:45 書評描述圖書: 神秘的東方貴族:貝聿銘和他的家族

活塞vs雷霆 www.jmbqj.club 【小編的話】

2016年4月26日,世界著名華裔建筑大師、祖籍蘇州的貝聿銘先生將迎來百歲壽誕,此時也是蘇州大學出版社出版的《神秘的東方貴族——貝聿銘和他的家族》出版兩周年之際,為此,出版社特邀該書作者張一葦女士撰文,向貝聿銘先生表達“來自故土的致意和祝?!?。

此文在2016年4月6日的《中華讀書報》刊發,轉載于此,以郷讀者。

    從何處來,那一縷續連一縷的悅音?那一陣緊隨一陣的幽馨?那一道引著一道的虹彩?那一片系接一片的祥云?

    人生,如果可以是精心構思描繪的一幅圖卷,也可以是隨意任性揮灑的一批散點,相信這位長者一定選擇前者。百年,如果只可以是通往杰出卓越偉大的一條頑強艱辛之徑,或者只可以是抵達平淡安逸愜意的另一條閑適享樂之路,相信他的歲月一定更愿意伴隨和見證前一條路途的風光景致。當然,后來的人們也知道他實際上擁有前者但也不乏后者點綴。

認識一個人,可能緣于一次促膝長談,一次精誠合作,一場精妙絕倫的表演,一件經得住喧嘩扛得動沉寂的作品,或者是一次原原本本的追根溯源……

    2006年秋,在當地頗為轟動的蘇州博物館新館啟用之際,筆者和許許多多的蘇州市民一樣,曾經“湊熱鬧”“軋鬧猛”先睹為快過,也對這座建筑“評頭論足”臧短否長過。但當2011年年中,筆者正式接受了《神秘的東方貴族——貝聿銘和他的家族》一書的約稿之后,十多次走進這座建筑,徜徉在它的晴光里,佇立在它的雨池前,穿行于它如織的人群間,體察著它偶爾的幽寂——這時候的所見所思,已和當初的“乍見”有了很多偏離、差異。

    “讓光線來設計”,貝聿銘關于建筑設計的名言,不時會從屋頂的柵格上、從透亮的落地玻璃上、從一個個圓窗或花窗的孔隙上……浮現。

  “不高不大不突出”,這座緊鄰世界文化遺產拙政園、全國重點文物?;さノ恢彝醺慕ㄖ?,以自身對傳統與現代的融會貫通,努力成為經典和對經典的延伸、詮釋。

  永恒的石材,玻璃,混凝土和鋼材,這幾種“貝聿銘的偏愛”不時從臺階、地面、墻體、屋檐……跑跳著出來“發言”。

  “中而新”“蘇而新”,是貝聿銘畢生的融匯東西方文化的經歷、性格、觀念、美學……在他故鄉土地的凝注和結晶?

  貝聿銘此前、之后的設計作品,紛紛想跟這座建筑來場“對話”甚至“爭論”——臺中路思義教堂、美國波士頓市肯尼迪圖書館、美國國家藝術館東樓、北京香山飯店、香港中國銀行大廈、法國盧浮宮擴建工程、日本滋賀美秀美術館、卡塔爾多哈伊斯蘭藝術博物館……

  盡管名作、大作不勝枚舉,美國建筑評論家卡特?懷斯曼的一句話真是道出了貝聿銘設計蘇州博物館的內心:“它是貝聿銘對自己故土的一腔懷念,更是大師個人文化和藝術成就的總結?!?/p>

  貝聿銘無疑是吳中貝氏的驕子,是中華貝氏引以為榮的人物,這從貝姓人士談到貝聿銘先生時的口吻、神情都可立見。他當然屬于貝氏,但他又不僅僅是貝氏的,他屬于全體中國人、全球華裔族群乃至全人類。當筆者的一位美國同學2015年首次看到《神秘的東方貴族——貝聿銘和他的家族》一書,第一次將“I.M.Pei”這個她早就熟知的姓氏與漢字“貝”聯系起來的時候,她的表情是驚訝和驚喜交織的。

  因為撰寫書稿的緣故,筆者與吳中貝氏的數十位后裔——建筑設計大師貝聿銘的宗親同族們——有過或多或少的聯系、接觸,也對已故的貝氏族人進行過細致的探究,他們身上顯現出來的與大師“同質”“同構”、可以呼應的個性特點或秉賦特征,有時相似得令人忍俊不禁,感喟造化。

  一般說來,吳中貝氏的族裔中,多商業頭腦出色、善于言辭、擅長交往者,貝聿銘本人更是具有“一眼就能看出房間里哪個人是‘大人物’”的本領,而且在他的建筑設計團隊中,長期擔任著“形象代表”和“公關先生”的要務。這些特質或與貝氏由商而文、以商養文、重文傳教、化毓子弟的家風家承有關吧。

  好多蘇州的貝家后人,有著相當出眾的藝術氣質或文藝天賦。昆曲名家貝晉眉,女畫家貝聿玿等等自不待言,就是有一支遷居到了北京、當年又從北京到山西插隊落戶的兩位貝氏“知青”,也因為幼小時在少年宮學過唱歌、跳舞而成了“文藝宣傳隊”骨干,為他們解脫了許多田間農活的不適應呢。

  貝氏家族中不乏長壽者,九十幾歲的、超過百齡的可以列舉出不少人,例如貝聿銘的爺爺貝理泰95歲、父親貝祖詒90歲,叔叔貝祖燕104歲、姑姑貝祖芰100多歲,他的兩個弟弟、兩個妹妹都年逾九旬。今年4月26日,就要迎來貝聿銘先生的百歲壽誕,他又為吳中貝氏這個綿延六百年的家族增添了一位期姬壽星??上部珊?!

    貝聿銘這位享有世界聲譽的建筑大師,對他百歲壽誕的祝賀不僅會來自香港中國銀行大廈高聳外立面上的天光云影,來自華盛頓美國國家藝術館東館粉橙色墻體上的朝霞晚霞,來自巴黎盧浮宮廣場鴿子的白羽飛翼,來自滋賀美秀美術館的曲徑幽洞、遒松逸枝,一定還有一份祝福來自他的祖邦故土、來自蘇州博物館的荼蘼枝、紫藤架,和那花叢之間縈回的最糯最柔、至真至美的吳歈雅音!這份“蘇州味道”的問候、致意、牽念、矚目,將匯入四面八方的溫情暖意的祝福中,縷縷不絕,綿綿久遠……